新闺蜜时代:我和陈格的忘年闺蜜之情

发布时间:2019-03-19 18:25:29
新闺蜜时代:我和陈格的忘年闺蜜之情


        陈格是我的忘年交,一直都是,但很少人知道,其实我差点就成了她的儿媳妇,现在回想回来,李朋反倒像是这场忘年交的介绍人一样。

  第一次去陈格家,是以李朋女朋友的身份去的,李鹏进门就介绍说这是陈格,我当时有些诧异,哪里有这样介绍自己妈妈的,倒是陈格大方开朗,跟我说在家一直都是这么叫的,自己在国外待过,所以能接受各种新潮,她让我也叫她陈格,说这样显得自己年轻有范儿。
 
  那时,她正站在阳台上晒洗一条水绿色床单,使劲地拍打,阳光下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。看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她,她显然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。第一顿饭就很有意思,一般的家里,肯定是未来婆婆忙不迭地下厨,一头扎进厨房不出来,她却冲李朋说:“喜欢吃什么弄吧,菜都有。我和苏明聊一会儿天。”说着,找出一个漂亮的罐子,神秘地冲我一笑说:“这是朋友送的花草茶,我还有大麦茶,你喜欢哪种?”我笑着选了大麦茶,茶水下去,大麦的天然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空间,陈格靠在沙发上和我聊天,奇怪的是她的思维竟然比我还活跃,和她在一起,我一点都不拘束,很放松。
 
  我和李朋的关系发展得不错,有时我们难免会闹别扭,陈格碰到时从来都不拦,坐在一边看她的书,偶尔抬起头来看着我们笑,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。那一天等我平静下来了,我问她:“你不像个当长辈的,怎么从来不拦着我们?”她漫不经心地说:“我年轻时也是这么过来的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我不得不佩服陈格,从来是心中有数,不操心不着急,看着她依然有笑意的眼睛,再看自己才25岁已有淡淡鱼尾纹的眼睛,我不禁有些自惭形秽。
 
  陈格对我的新衣服总是很感兴趣。有一次,我买了一条吊带裙,她看了看我,说,你等等。就冲进屋里翻箱倒柜找出一条暗绿色的帛棉长丝巾,给我配上去了,还得意地说:“我的眼光不错吧,这是我出国讲学的时候淘到的,送你吧。”我惊喜不已。那一天阳光很好,陈格兴致很高,说我们来试试衣服吧,看看我穿哪套好看。陈格有很多条质地不错的披肩,当她把那条红得很正的披肩裹在身上时,头发用一根卡子挽起来,看得出年轻时的风韵犹存,我由衷地夸了一句:阿姨真好看。陈格笑得花枝乱颤。
 
  李朋研究生毕业后就考取奖学金出国了,我毕业留校,等着他回来。一切都按部就班地发展着,而我和陈格,两个女人的来往倒是多了起来。李朋的父亲去世得早,李朋这一走,家里显得很冷清,陈格就让我偶尔去吃饭。李朋不在了,没人做饭,我们的一顿饭,就打牌来决定谁做。当然,最后总是陈格输得多,她也就乐呵呵做上了,普通的土豆都能翻着花样做得有滋有味,居然蒸土豆泥时加入了小麻油和红椒。
 
  有一天,月亮很好,陈格突然就说:“走,我们一起去跑步吧。”我不是特别好动,可陈格已换上了运动衣,我懒懒地跟着她出去了,那一晚月光特别亮,校园的操场上显得特别安静,陈格跑了两步,停了下来,忽然对我说:“你们年轻人多好啊,可以有大把的时间享受这么美好的时光。”我望着陈格,突然之间就有些感动,陈格是人老心不老啊,还这么有心,我突然觉得自己该有活力才是。我们一路小跑,偶尔停下来说说话,我对陈格说:“这是月光跑道。”陈格又兴奋了半天:多美的名字啊,看来我得天天来了。
 
  陈格多年来依然保持着喝下午茶的习惯,偶尔我会翘班,溜到她家跟她一起喝下午茶。她给我讲旧时大家闺秀下放到农场时依然保持着喝下午茶的习惯:条件差不要紧啊,用小铝锅烘焙点心,或用炭炉烤干面包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依然乐观,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啊。陈格对我的影响很大,其实,人过什么样的生活全在于自己。
 
  李朋的信越来越少了,陈格问起我时,我就叹气,陈格也就沉默了,对儿子,她向来是听之任之的,可这一回,她说她心里很不好受。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我和李朋之间的感情可能要出问题了。果然,去年的圣诞节前后,李朋给我发来了一封长长的电子邮件,措词很委婉,但我明白了一个事实:他打算在国外定居,短时间不会回来,我们之间结束了。那个雨夜,我泪眼滂沱。
 
  我没有再去陈格家,不是李朋,我和陈格有什么关系?春节前,陈格给我打来了电话,口气很是试探,看来她并不知道我和李朋发生的事,我的回答有些淡淡的,她顿了一下说:“苏明,今天我得了一笔课题费,请你吃大餐,怎么样?”我犹豫了一下,似乎没有理由拒绝,毕竟,陈格是那么好的一个忘年交。
 
  我来到了那家环境不错的餐厅,陈格已到了,她看了看我的表情,说:“是李朋的事吧,我早有预感。孩子,听我讲,你和李朋的事你们自己处理,我不会插手,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。但是,我们之间还是可以做亲人的啊,有空我们一起吃饭逛街。”我的眼泪哗哗就流了下来。陈格又轻轻地说:“孩子,这点挫折真的不算什么,我们这一辈人别的没有什么,但有精神上的信念啊。”
 
  饭后,陈格拖着我去逛街:“春节到了,我想买身衣服,陪陪我。我可喜欢时尚一点的啊。”那一天,逛到最后,陈格什么也没买,倒是给我买了一件毛衫,只因为我当时随口说了一句:“这件衣服很有品位。”虽然价格不菲,但是陈格买下来了。
 
  那年春节,李朋没有回来,陈格一个人过春节。因为我家不在南京,她知道我要回老家的,根本没开口让我陪她。可是在订票的那一刹那,我做出了一个决定,留在南京过春节,陈格她害怕孤独啊。
 
  大年三十,我在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一大纸袋食品,烤肉烤肠烤鸡还有速冻饺子,气喘嘘嘘地爬上楼出现在陈格面前时,她惊喜得叫出了声,接着眼泪就出来了,这就是陈格,多大年龄了,还是有小女生的纯真。
 
  陈格连连说:“你坐着,今天的饭我来做。”陈格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套漂亮的青瓷杯子,给我泡上了香浓的大麦茶,屋里一下子温暖起来。陈格突然对我说:“今天的年夜饭,我们吃西餐吧。我在国外呆过,保准口味纯正。”半个小时后,陈格的西餐端上来,我们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,突然间就沉默下来,陈格有些伤感,对我说:“我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了,没想到今天陪我的还是一个我没福气得到的儿媳。”那个晚上,我和陈格睡在一张床上,说实话,离开家这么多年了,我没有再和妈妈睡在一起,而陈格让我体会到了妈妈的感觉,半夜醒来,发现陈格还在用手为我牵被子角,我忍住没让眼泪掉下来。
 
 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优秀的男孩,在另一所大学教书,我们在一起感觉很温暖。我带他去看陈格,陈格很高兴,泡上了新鲜的大麦茶,只是她转身时,我看出了她的失落,我跟进厨房,说:“这顿饭让小刘做吧。你不是很女权吗?让我们享受一回。”陈格拍着我肩膀:你这丫头。小刘在厨房里忙活,而我和陈格在聊天,我说:“虽然我们做不成婆媳,但我们是忘年交啊。以后你就多了一个忘年交了,还记得月光跑道吗?小刘很爱运动,以后跑步时,我们叫上你。”陈格的眼睛亮了一下,说:“真的?”我使劲地点了点头。陈格恢复了往日的活跃。
 
  夏天时,陈格生了一场大病,我和小刘去照顾她,我喂她喝汤,她使劲问我:“我这样子难看吧?”我望了一下周围,大声说:不难看。是真心话,陈格是个特别的人,在病中都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穿着从家里带来的印花睡衣,还让我给她涂上了清凉的润肤霜。
 
  一个月后,陈格的身体恢复了,一个有月亮的夜晚,我和小刘跑步时叫上了陈格,月光跑道上有三人的身影,我轻轻地呼吸着,内心温暖如春。

上一篇:纪念逝去的友情 下一篇:快乐的老汉